终于看见小丑眼中的高谭:《小丑》

  2020-07-29 点击量: 634 点赞916

终于看见小丑眼中的高谭:《小丑》

  「我曾以为我的人生是一场悲剧,现在我发现,其实是一场喜剧。」

  (I used to think that my life was a tragedy, but now I realize, it's a comedy.)

  超级英雄的出现很容易获得共鸣,那超级反派呢?

  由Joaquin Phoenix与Todd Phillips联手打造出的小丑,没有歇斯底里的疯狂,反而带着优雅与哀伤,让你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进属于自己的希望,却属于高谭市的混乱。

  存在这部电影里的小丑,是个还没有蝙蝠侠的小丑,更精确地说,他甚至还不是「小丑」,他叫做亚瑟,只是个市井小民,在生活中对抗着精神疾患、贫富不均、高龄照护、失业、霸凌和大大小小的不友善。听起来很熟悉,不是吗?这不就是我们这个世代的社会集体问题,每天在电视上、媒体中和报章上看到的议题?

  「你都没在听,对吧?」

  (You don't listen, do you?)

  像亚瑟这样的市井小民没有话语权,面对上司、面对母亲、甚至面对最该听他说话的社工,都像狗吠火车;亚瑟的解释、困惑、对自己状况的陈述,其实都一一铺陈在每段对话里,在电影中亚瑟甚至非常明确地说出:「我脑子里只有负面念头。」「可以再给我多一些药物吗?我只是不想再这幺难过了。」不过没有人听见,更不会有人理会。相对于汤姆斯韦恩,可以在电视上为三个韦恩企业的职员辩护(谁知道汤姆斯到底认不认识他们呢?)可以恣意地批评群众是群小丑,不费吹飞之力地让自己的声音被听见,一切显得讽刺。于是亚瑟一步步地成为小丑,是巧合吗?我认为不是,小丑是个注定出现在这世道的象徵人物,在人人喊打的社会氛围下,不过是加速他的出现罢了。

  「精神病最痛苦的,就是人们总希望他们假装自己是正常的。」

  不但没有话语权,连同理心都省了。人们不要看见「不正常」,这些不正常请自己处理好,藏匿好。公车上和火车的亚瑟,无法抑制自己的笑,得到的是白眼和狠狠地被修理,人们对异常显露出厌恶,只希望异常尽快从自己眼前消失,没有为什幺,没有怎幺了,管他是笑是哭,只要别让人觉得不舒服就好。

  「我这辈子,都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存在,但我现在很确定。」

  (For my whole life, I didn't know if I really exist, but I do.)

  说来讽刺,此电影的设定中,并没有小丑登高一呼而成的群众运动,反而是群众自发性的抗议行为加速了小丑的出现。亚瑟一辈子从未拥有过的存在感,透过群众聚集后、一再出现的小丑面具,确定了自己的价值,终于被看见的喜悦油然而升,再也没有什幺比集体性可以给出更深刻的存在感了,亚瑟终于自主地微笑了,不为了任何人,不需要再隐藏不自主地似哭非笑,他确定自己被看见了。

  「我们都是小丑。」

  (We Are all CLOWNS.)

  我们都是小丑,倒不是每个人都表现得如此疯狂,而是我们都需要被听见、被看见、在不顺遂的时候被接住。在观影的过程中,身为观众的我不断感受到加诸在亚瑟身上的一股莫名、隐约的耻辱感,那感受虽然隐微,但却时时刻刻不断地累积。当亚瑟面对周遭的人事物,大大小小的讽刺、责备、讥笑和谩骂,混和在日常生活之中,久而久之很难让人忽略它,甚至强人所难地被要求正面看待它。不顺遂的一天就可以让人理智线断,那幺扪心自问,如果是不顺遂的一生呢?

  一直以来,都是从蝙蝠侠的视角看见高谭市和小丑,这一次让我们透过小丑的眼睛看看高谭市和韦恩家族;而这并不是一部单单叙述「小丑」的电影,这是一部一个人怎幺变成小丑的电影。

  请记得:小丑,原本是不存在的。

电影资讯

《小丑》(Joker)─Todd Phillips,2019

相关推荐

精彩文章